Jan 04

ts05.jpg

ts10.jpg

ts09.jpg

ts08.jpg

ts07.jpg

ts06.jpg

ts04.jpg

ts03.jpg

ts02.jpg

ts01.jpg

Jan 04

menwome.jpg

Jan 04

zzuo-ren.jpg         周作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zhu-zhi-qing.jpg          朱自清

xu-zhi-mo.jpg     徐志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yu-da-fu.jpg        郁达夫

zai-ling.jpg  张爱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scong-wen.jpg      沈从文

lu-xun.jpg          鲁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lao-she.jpg         

ba-jin.jpg        巴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bing-xin.jpg       冰心

cao-yu.jpg        曹禺

Jan 03

迈入09年,新的一年,新的开始,理应新年新气象,兴奋快乐才对,然而,完美主义的我,在新学年即将开始的这几天,开始难以安眠,坐立不安,此无关神经质,而是“压力”又降临了。当然,压力,大多的时候来自人自己本身。若非对自己有所要求,有所期盼,压力自然无法攻心。偏偏我就爱给自己出难题,尽是预早给新学年计划。准备着的当儿,自然无限的假设性问题与状况就不期然而生。

唔,罢了。既然职责所在,“避无以避”,那我就抖擞精神,全力以赴,继续以赤子之心,有教无类了!

各位同事同志们,预祝我们都:教学愉快、安康如意、事事顺利吧!

加油!加油!

Jan 03

       昨日,欣闻患上乳癌的亲戚递来了个好消息:她成功战胜病魔了!

       这,是多么欣慰的话语。   

       去年,一次的例行检查,她愕然获知自己患上了乳癌,顿时晴天霹雳,难以接受的同时,脑中自然而然地浮现许多的问号。她,刻苦耐劳、克尽己责地用心生活着,未婚,且作息正常,固定运动,注意饮食,是不折不扣循规蹈矩的好人。结果是,她却成了癌魔的目标。别说她难以理解,就连身边的我们,都难以置信!

       于是,她从难以接受中抑郁地吐出了一句话:“原来,我这些年都白活了!”

       然后,她自己给自己判了死刑,消极地放任自己,拒绝大伙的慰问甚至协助,抗拒院方医生们的疗程配方。然后,她突然递来个信息,她出国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她去了哪里,做了什么,遇上了何事,邂逅了何人?这些日子的她,如何面对,我们无从知晓。但,可以肯定的是,她在外的时候碰到了好人好事,让她顿悟,让她开窍。她就那样突然静悄悄地回了国,以格外清瘦嬴弱的身躯出现在大伙的眼前,像经过了圣水的洗涤,像经过了清泉的浇灌,有股莲香之气聚于眉宇之间。整个人除了受病魔的折腾而消瘦之外,是脱胎换骨的、是信心饱满的。她只是简单地交代,她不会再逃了开去。

       接着,她勇敢且坦然地面对了所有需面对的状况。每一次的疗程之后,在逐渐凹陷的眼窝背后,无比坚毅信念的眼神总在不经意间穿透我的心,似乎旁人的心疼、旁人的着急、旁人的叮咛都可在那眼神的扫描下获得了安抚。

       大家都战战兢兢地陪伴着她,而我总觉得,似乎是她陪伴着大家共渡此病痛多于我们伴着她。病情反反复复地,甚至在多次电疗之后,我们迎来的依然是“已扩散”的消息,大伙无不在其背后感叹、心灰;甚至无不盘算着,该如何为其打点些像样的后事。反倒是她,二话不说,在医生的建议之下,毅然决定接受手术,让医生们切除乳房以彻底断了癌细胞扩散之道。再一次地,那眼神穿透了我,让我知道,她的决定是无悔的!

       原本大伙感觉渺茫的事,在当事者的果断勇敢中,出乎意料地获得了幸运之神的庇佑。她成功了!在多次的复诊与确定之后,医生欣然地宣布,其癌细胞已去除并且没有任何散布的迹象。我们都雀跃万分,为之欢呼,为之鼓励,为之动容!她却依然淡淡地,像经过了圣水的洗涤,像经过了清泉的浇灌,宽心地说了句:“洪水可以从涓滴细流中发生,大海有时却也会出乎奇迹地干涸;最有把握的希望,往往结果失败;希望最渺茫的事情,反会出乎意料地成功感谢上帝,感恩上帝,给我机会再活一次! 

后记有时,心魔的杀伤力远比病魔来得强大百倍。任何的事物,成败之间,好坏之间,绝对取决于我们自身的选择。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只要我们坚持生命的真谛,积极勇敢的生存,再颠簸曲折的人生,依然有春天。
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Comment SPAM Wiper.